欢迎访问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
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ENGLISH русский

蒙尘的记忆一一渭南师院创立初期之拾遗

日期:2020-05-09来源: 作者:安黎关注:

世间的所有摩天高楼,都是从深坑里开始奠基和砌造的。位于秦东的渭南师院,这栋高等教育的大厦,也是从深坑里一砖一石逐渐垒高的。

——题记

几栋红砖楼房,一圈红砖围墙,蹲坐于塬下渐次升高的土台上——这就是一九七九年渭南师院的前身渭南师专,留给我的印象。像一个套了件西服的农夫,无论西服的质料如何地光滑,都无法遮蔽表情的呆滞和手上的裂纹。一个名叫韩马村的村庄,与它如胶似漆地黏连在一起,难解难分。那些颜色发黑的麦垛,那些凌乱无序的柴禾,就堆放在大门外的几步开外。碾打过后,大门口的那块水泥空地,就被一片片晾晒的麦粒占据。一到黄昏,随着扬场木锨的起落,那些飘飞的麸皮,便像散落的尘雨,降落于树梢和墙头。久而久之,树梢毛茸茸的,墙头也毛茸茸的。

学校的大门是敞开的,是畅通无阻的,村里闲逛的小伙子,敞开着衣襟,裸露着前胸隆起的肌肉,牵着一条凶巴巴的大狼狗,时常大摇大摆地从门里出出进进。

铲去了庄稼,收拾了农田,一所新近诞生的高等学府,像一株树苗,栽植入土,在土里生根,在土里发芽,带着土色,与土相拥,与庄稼相伴,与村舍为邻,在鸡鸣犬吠中,开始了自己的成长历程。

对于村庄来说,学校就像一个争食的异乡客,突然就在村庄之旁安营扎寨,蚕食着本该属于村庄的田畴,挤占着本该属于村民的空间;对于学校而言,村庄反倒像一个多余的累赘,像绳索一样捆绑着学校的手脚,像荆棘一样地羁绊着学校的扩张。

对立又统一,村庄与学校,既是对手,又是伙伴,嫌弃却日夜相守,接纳又难以携手。

校园内只有一条水泥通道,其他的路,还都是来来往往的乱脚踩踏而成的。水塔还在砌造,食堂尚在构筑,刷牙、洗脸、打洗脚水、洗衣服等,都需要奔下楼去,在那根栽立于一片废墟之上的水龙头前挤搡。洗完衣服,水泼向地面,那些来不及渗透的肥皂水,仿佛众多蜿蜒的小蛇,扭捏而去,流到哪里算哪里;刷完牙,一口口白沫,吐向建筑废渣,于是连那些半截砖头,都被喷成了一个个的大花脸。吃饭就地而蹲,盛有饭菜的碗碟,摆于脚前,或三两人围在一起边吃边聊,或独自一人低首狼吞虎咽。吃完,收拾起碗筷,将其拿到那唯一的龙头上去冲洗。

半年后,食堂建好了,水塔立起来了,所有的一切,才得以改变和改善。

在省水文地质队看电影,俨然已化为那时校园生活的一部分。

刚从冬天走出来,历经满目的荒芜,于是哪怕闻到一缕花香,瞥到一株草绿,都会心花怒放并欣喜若狂。校园生活是单调的,甚至是贫乏的,从教室到宿舍,从食堂到阅览室,每天之每天地重复着仅有的那几项内容,即使再有耐心,也会感到枯燥而烦闷的。

没有电视,没有手机,没有影院和歌厅,闲暇时打发寂寞的方式,要么是在阅览室里阅读,要么与同学结伴去野外的田间散步,但这些,并不足以抚慰精神世界的暗潮汹涌。精神是人隐形的肠胃,和真实的肠胃一样贪得无厌,也需要不断地被喂食和供水,不然就饥渴难忍。

何以解忧?唯有电影。

水文队的电影,像精神的止疼药一样,能让动辄就抽搐的精神,得到暂且的释然和回归原始的宁静。水文队与学校,相距仅一里路,被一片民居分隔东西。水文队无疑也属于外来者但相较于学校,它盘踞于此,已有相当的年头,因此显得根深而叶茂。至少,它生活区的配套是完善的,居住其中者的衣着也是时尚的。水文队尽管同样也被村庄围堵,但就其相貌与气质,与村庄大相径庭。

电影是在露天播放的。一道白色的银幕,悬于半空。银幕前诺大的空地,像插秧一般密密匝匝地挤满了黑压压的脑袋。前面的人一排排地坐着,后面的人乱哄哄地站着。坐着的人,都是自拿凳子。那些想占据有利地势的人,太阳还未落山,就已将自家的凳子,搬出来放在被自己相中的位置。天色擦黑,学生们人人都手提一把坐凳,络绎不绝地朝水文队的院子涌去。

总有人,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只能站着看电影。站着看的人,若被前面的高个子遮挡了视线,就绕到银幕的背后去看,于是看到的画面,总是方向倒错——我的一位同学,因风月之事而得咎,因处分的公告张贴于饭堂门口,致使全校师生对其不齿之为皆有所耳闻。耷拉着脑袋的他,因畏惧他人的讥言讽语,便像老鼠躲猫般地整日缩在宿舍里,不敢也不愿跨出宿舍门半步。他吃饭,我替他打饭;他上街,我陪他走僻壤小道;他看电影,我陪他在银幕后面观看。

水文队放映的电影,比渭南市电影院似乎还要提早半步。最新的电影,在它那里放过半月一月之后,该电影的海报,才缤纷地浮现于各电影院的宣传栏里。适逢改革开放的初期,大量的进口电影,像潮汐那般,朝中国刚开启不久的大门扑身而入,让曾经看惯了《地雷战》之类电影的中国人,难免眼花缭乱并心潮荡漾。中国人视野的扩大,以及精神领域被激活,与这些外来文化的输入密不可分。美国好莱坞的电影、印度宝莱坞的电影、日本的电影等等,几乎成为水文队银幕上备受热捧的常客,相比之下,国产电影却要黯然失色许多。对我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,一是日本的电影《绝唱》,一是印度电影《大篷车》。前者,属于阳春白雪,既具有哲学的追问,又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,堪称电影群山中的珠穆朗玛峰;后者是下里巴人,质朴、粗旷、野性、观赏性极强,但在诙谐与热闹之中,其主题依然保持着精神质地的纯正和优良,比如爱和宽容等。

水文队的电影,是我们求学时期,一道无法抹去的记忆;而渭南师院后来的村姑摇身变公主,更让我们这些对母校牵肠挂肚的老毕业生,欣然而欣慰。

(作者:安黎,1979年9月入学,汉语言文学专业,《美文》杂志副主编,一级作家)

上一条:小明先生 下一条:为了忘却的纪念——忆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

关闭




Copyright ? 2017-2019   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  学校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朝阳大街中段  邮编:714099   陕ICP备05010978号    技术支持:网络与教育技术中心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